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输了脑子

为什嘛best365存不了款_best365提款不到账_best365怎么下载: 家有王妃 作者: 墨子白 更新时间:2019-09-28 21:07:27 字数:2184 阅读进度:1181/1181

许大伦虽然已经是白城的最高统帅,还保留着从前的习惯,喜欢早上到练兵场溜达。他喜欢看士兵们生龙活虎的操练,更喜欢听他们喊出响彻云宵非常有气势的口号,看着一张张年青朝气的脸,他心里甚是欣慰。

一路从远处慢慢往营房走,余光瞟到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那里津津有味的看着士兵操练,她身后不远处,三个带剑侍卫呈扇形护住她。

许大伦顿住脚步,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打量她。

说实话,他昨晚没有睡好,包副参将的话像往他心里投了一块巨石,激起的何止千层浪,简直没把他砸晕。把所有的事情翻来覆去的思量,终于明白过来,他明白曹天明欲言又止的神情从何而来,不能说钱凡的身份,不是因为她身份太尊贵,而是她和皇帝的关系太尴尬,亲征路上弄出来一个宠臣,传出去,皇帝的面子往哪搁?

他看了半响,没看出这个钱凡有什么好来,两道粗黑的眉看起来很滑稽,那颗痦子长得也大煞风景,听闻皇后娘娘貌若天仙,钱凡给皇后提鞋都不够,他严重怀疑皇上的审美出了问题。

本来还有点顾忌钱凡的身份,现在知道他什么都不是,许大伦心里松驰了许多,对他的敌意也减轻了些,钱凡虽然是皇帝的宠臣,来他来说却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人物,犯不着跟小人物较劲。

把手负在身后,慢慢踱过去,慢条斯理的叫她,“钱副参将。”

白千帆扭头一看,堆起一脸笑,“许将军。”

许大伦发现钱凡有个优点,她似乎不太记仇,明知道自己不待见她,却并不在意,笑容真诚,不像做假。

“看什么呢?”

“操练。”

“没见过?”

白千帆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深宫里静得像一潭水,哪有这种场面。

“听说钱副参将是贾桐大人的同门?”

白千帆愣了一下,干巴巴笑两声,“是。”

“本将军素来佩服贾大人有一身好功夫,只可惜无缘相见,既然钱副参将是贾大人的同门,想必身手也了得,本将军有个不情之请,想与钱副参将切磋一番,不知钱副参将意下如何?”

白千帆还未答话,宁十三走上前来,挡在白千帆的前面,冷冰冰的说,“钱副参将不随便与人切磋,许将军若真有这个雅性,十三愿意奉陪。”

许大伦有些不高兴,虽然宁十三是大内近卫,可他好歹是白城的最高统帅,也太不把他这个统帅放在眼里了。

他沉着脸,语气讽刺,“侍卫大人,这里不是临安,是白城,本将军与钱副参将说话,与侍卫大人有何相干?让开!”

宁十三纹丝不动,手按在剑鞘上,面寒如霜的看着他,似乎只要许大伦再往前一步,他就要拔剑相向。

许大伦突然生出一种错觉来,宁十三的这副模样,好象钱凡是比皇帝更重要的人,他连稍微靠近一点都不行,至少要远离三尺开外,便是皇帝也不必如此吧?

他越发气恼,喝道:“虽然你是皇上身边的人,可到了我白城,岂能容你放肆!”

宁十三还是不动,另外两个侍卫也不动,以合围之势把白千帆护在中间。

白千帆摇了摇头,到底是宁九教出来的,连脾气都和宁九一模一样,眼里只有自己的主子,其他人一概看不见。

她清了清嗓子,站在保护圈里说话,“许将军,我年岁比你小,长得比你矮,身子骨也比你瘦,你便是赢了,传出去难免落人口舌,说将军你欺负弱小,胜之不武。”

许大伦见白千帆这样说,侍卫又如临大敌般护着她,想必她的功夫不如他,但他不想就这么算了,正沉吟着,听到她又说,“要不这样吧,许将军,咱们不比功夫,比爬树怎么样?”

许大伦,“……”堂堂大将军跟人比爬树,传出去就好听了?

“怎么,”她笑眯眯看着他,“将军不敢比么?”

许大伦还真被她激到了,爽朗一笑,“有何不敢?怎么比?”

“不比速度,爬到最高的赢。”

“好,依你。”许大伦上下打量她,这么瘦小的身板能爬到一半就算不错了。

宁十三见白千帆要去比试,有些担心,“钱副参将,小的替您去比试。”

白千帆甩着手腕子,慢慢朝大树走去,“不必,我爬树可没输过谁。”

皇后会爬树,宁十三是知道的,她不但自己爬,还教会了太子和公主,每到果园的果子成熟时,娘娘就带着清扬公主爬到树上摘果子,虽然不成体统,但皇帝愿意纵着惯着,只嘱咐他们在底下护着,不让摔着就成。

对一个行武出身的男人来说,爬树简直是小意思。许大伦走到一棵大树下,往手心里吐了点唾沫,搓了搓,抱着树杆蹭蹭就上去了,三五下就把白千帆丢在后头。

周围的士兵见将军与人比爬树,都过来围观,乌泱泱的站了一大片,抬起头饶有兴趣的看着。

许大伦越爬越高,白千帆已经落后他两个身子的距离了,但她爬得很稳,一点一点往上蹭,不管底下的人如何起哄,也丝毫影响不了她的节奏。

过了一会儿,许大伦的速度慢下来了,因为已经快到树顶,树杆变细,乘不起他的重量,开始摇晃起来,看得底下的人一阵阵惊叫。

许大伦低头看了一眼,白千帆与他的距离正在拉近,树杆摇晃得太厉害,他往上的距离已经不多了,只好停下来喘口气,差不多就到这了,他不信白千帆能比他更高。

白千帆还在不紧不慢的爬着,终于与他持平,看着他展颜一笑,“许将军,我先走一步喽!”

许大伦一愣,赶紧夹紧树杆再往上爬,可是不行,树杆重重一压,往下荡去,差点折断,吓得他紧紧抱住,不敢再乱动,眼睁睁的看着白千帆从身边爬过去,这时侯他才明白过来,为什么白千帆要比爬得高,而不是爬得快,因为她身子轻,细细的树梢也乘得住。

他输了,但不是输了爬树,是输了脑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