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绑架事发,天寒其人

为什嘛best365存不了款_best365提款不到账_best365怎么下载: 萌宝已发出:薄先生请查收 作者: 理智的猫一一 更新时间:2019-09-28 22:34:58 字数:3395 阅读进度:237/237

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没有理智的事情,李深跟林之语之间的事,说不清是谁对谁错,结局都已经变成了现在和这个样子。

大概是他们两个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分离,不能够跟彼此在一起。

余希像是感应到了些什么,转头去看向薄浅川,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柔情,朝他笑了笑,两人的双手在下面十指相扣着。

她跟薄浅川之前,如果不是薄浅川不放手,估计结局也会变成李深跟林之语妹妹那样。

“现在事情都被你知道了,你准备怎么办?”林之语苦笑着说道,她也没想到薄浅川的速度会这么快。

薄浅川左手搭在桌子上,漫不经心的看了林之语一眼:“孩子我会送回到李家去,李深的父母只有这一个独子,樱.桃是他唯一的孩子,他们会好好善待她的。”

闻言,林之语的手紧紧攥成了拳头,眼神阴郁的看着薄浅川,咬着牙道:“不行,樱.桃必须跟在我身边,她不能够离开我。”

“你以为,我是在征求你的意见吗?”薄浅川冷声道,一双黑眸紧紧的盯着林之语,“我现在是在通知你,樱.桃是肯定要回到李家的。”

离他们桌子不远的地方,薄星宇正拉着樱.桃的手站在那里。

他们刚刚说的话,都被他们两个人给听到了,薄星宇的脸上有着懊恼,早知道就不应该带着樱.桃过来的。

“小樱.桃,哥哥带你出去好不好?你妈咪跟我爹地妈咪还没谈好。”

樱.桃咬着唇,紧紧抓着薄星宇的手,眼里带着几分不安,她从小就很懂事,又因为经常被林之语扔在大人的世界里,自然也比一般的小孩子要来的早熟。

刚刚薄星宇爹地说的话,她虽然听不明白,却也知道,那个坐在那里的女人,不是自己的妈咪。

“我想要吃冰激凌。”

见她还有想吃东西的想法,薄星宇暗暗的松了口气,牵着她的手往门口走去。

“哥哥带你去买冰激凌,然后再带你去逛公园好不好?这附近可是有一个很大的公园。”

两个小时后,就在林之语快要在薄浅川的眼神攻势下,松口让他带走樱.桃的时候,他们两人的电话同时响了起来。

“喂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林之语跟薄浅川两人分别看了对方一眼,各自飞快的朝门口走去,薄浅川甚至拉紧了余希的手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直到坐进门口的那辆宾利,余希才有时间来问发生了什么,怎么两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。

林之语来的时候是坐了出租车的,薄浅川迟疑了一下,还是将车子停在了她面前。

“上来吧,我们一起去。”

等到人上了车后,他才开口向余希解释。

“星宇被人绑架了,本来他已经让樱.桃逃出来了,谁知道樱.桃竟然自己跟了上去,现在两个人都在那个匪徒手里。”

“好端端的怎么会被绑架?”

薄浅川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声音发冷:“是暗,冉逸仙那边最近在收线,他们可能是知道了点什么,这才过来绑架了薄星宇。”

谁知道这么巧,两个孩子正好在一起。

余希面上的神色冷了下来,她心里也很是着急,这件事虽说跟薄浅川没关系,可细说起来,这里面也有他一份。

“冉逸仙那边派人过来了吗?他身边的人都是怎么做事的?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,怪不得阿芷不愿意跟他在一起。”余希越说越气愤,“我还在想呢,他这回可算是办了正经事,竟然这么不靠谱。”

竟然还让她儿子搅和了进去。

薄浅川嘴角勾起一抹冷笑:“放心,星宇很聪明,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,暗那边没拿到自己的东西,也不会对他们两个人下手的。”

林之语坐在后座,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,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却知道这件事不是意外。

她有些死心了,薄浅川不管怎么看,跟余希两个人都是最配的,她何必要在这个时候掺和进去。

薄星宇被绑架,薄浅川脸上虽然衣服淡定的模样,可余希却知道他心里跟自己一样也是着急的。

等到他们几人到了绑匪说的地点时,安伦已经带着保镖守在了那座工厂的门口。

暗没说不让他们报警,也没说要求,只说要见薄浅川一面,像是笃定薄浅川一定会来,也不会去找警察。

“我来了,可以开门了。”薄浅川朝着里面喊了一声。

工厂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露出了一道缝隙,薄浅川牵着余希的手,一步步的往那边走着。

林之语本来是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的,就在她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从里面传出了一道声音。

“你跟余希两个人进来就好了,不相干的人可别带进来,免得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。”

余希暗惊,转头看了一眼林之语,随后打量了一下周围,一眼就看到了被安装在右上角的摄像头。

他这是,有备而来啊。

“你别跟进去了,我会把樱.桃给你带回来的。”薄浅川朝后说了一句话,拉着余希就进了门。

林之语眼神复杂的看着两人的背影,最终还是退回到了安伦身边。

“林小姐,好久不见。”安伦笑着打了招呼,当年的事,他也是知情者之一。

而另一边,薄浅川拉着余希进去的时候,一眼就看到了背绑在角落里的薄星宇跟樱.桃,他正将樱.桃护在自己的身后,手里还拿着一根锈迹斑斑的铁棍,黑眸警惕的看着那些绑匪。

“啧,你们可算是来了,这小子不愧是你的种,有你的风范。”

坐在当中位置上的人一身黑衣,头上带着一定鸭舌帽,黑色的口罩遮掉了他一半的脸,手上正把玩着一把开了刃的匕首。

薄浅川嗤了一声,冷声道:“你是不是以为,我当真动不了你们?”

“哟,这话怎么说的。”男人抬起头看向薄浅川,凤眸含笑,声音里都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笑意,“我只不过是请你家小公子过来做客罢了。”

余希愣愣的看着那人的眼睛,手指下意识的拽紧了薄浅川的袖子。

“你觉不觉得,他的眼睛,很像我大哥。”

“你是说卫天寒?”薄浅川皱着眉问道,他仔细看了一眼那男人的眼睛,果然,确实是跟卫天寒很像。

而男人听到卫天寒这三个字的时候,瞳孔下意识的缩了一下,显然他也是知道卫天寒这个人的。

“闭嘴。”

冷冰冰的两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,眼里的笑意也全然消了下去,取而代之的如冰山般的寒意。

“真是没想到,你竟然还跟卫天寒有牵扯。”薄浅川淡淡的说了一句。

“我说了闭嘴。”男人忽然站了起来,恶狠狠地看着薄浅川,拿着匕首的手在不住的颤抖着。

他看向余希,眼里闪过几分难堪,卫天寒这个名字,应该被他放在自己心里。但面前的这个女人,却是得了卫天寒最后几分温暖的人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在他犹豫着要不要下手的时候,他就已经失掉了先机。

“我要的东西呢?”男人眼里闪过一抹阴狠,如果他拿不出自己要的东西,那就别怪自己下手狠了。

薄浅川冷哼一声,从自己的口袋里将他说的那个东西拿了出来。

他刚拿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就接到了夏之光的电话,自然是来不及让人把东西拿回去给冉逸仙,而这人之所以来找自己,大概也是为了这个。

“东西在我手里,我也可以给你,你先让他们两人过来。”

他朝着薄星宇跟樱.桃两人的方向抬了抬下巴,示意他先把两人给放了。

“行,让他们过去。”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薄浅川,在薄星宇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,猛地拽了一下樱.桃。

“你干什么。”

薄星宇朝他大喊,伸手就想把樱.桃给拉过来,可他一个小孩子,哪有男人的力气大,他直接将樱.桃拽到了自己身后。

“你过去。”男人眯着眼看着薄星宇,“你自己的儿子不在乎,这个小女孩你总该在乎,毕竟,这可是李深唯一的孩子了。”

这话一出,薄浅川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。

“你为什么会知道?”

“你都派人去查我的身份了,你难道还不知道我是谁吗?你手下的人可真是差劲。”

余希不用想都知道,现在那个口罩下面的脸,会是有多得意,她下意识的想要开口说些什么,脑子里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她打量着面前这个人,想着之前自己在卫家看到的事情,如果是真的,那面前的这个人...

“行了,薄浅川,我也不想在这里跟你废话,你儿子还你了,你要是想要这个丫头,就先把你手里的东西给我。”

樱.桃被人抓着,也不害怕,满眼漠然的看着薄浅川等人。

“你们不用管我了。”她出声说道,垂着头看地面,“你们在咖啡馆里说的话,我已经听到了,别人说的没错,我就是个野种,不值得你们在这里替我做这些事。”